【經典散文】光頭山上奇石奇樂 驢友

孤獨蝶行

分享人:孤獨蝶行

2020-03-22 | 閱讀:手機版

   
打開微信“掃一掃”,網頁打開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一>

自從我開始爬山后登上了一座座山峰,發覺山是遠看更壯觀。當我們在山下仰望山峰時,其雄偉壯觀的矗立云端,覺得好美啊。可等我們置身在山頂后也就看上去沒有什么特別了,就會對著遠方的山巒疊嶂贊美。

不過,我們在欣賞山頂之上風景的時候,一定會留意沿途那些形狀特殊的奇石和怪石。這些怪石能讓人留意定是其形和位置的特殊。比如終南山草甸上有四座巨石,爬山人到此必合影。因為它們是終南山標致石,也可以說是文化石,上面有鮮紅的碑文,標注此地的意義或名字。還有圭峰山旁的天生橋,那天然形成橫跨兩山之間,長達近三十米,高懸于百米之上的山頂,其形讓所有見過的人直嘆大自然的神奇!還有唐王寨上的一根四五米高直豎的石柱上,頂著一塊巨大的石頭,人們百思不解怎么放上去,就稱其為“飛來石”。還有鷹嘴崖,那栩栩如生的石鷹也是讓人嘆為觀之。上述這些都是在秦嶺所見天然形成中的了了代表。它們均無需人為其注解,卻座座使人為之震撼!

還有一種是被爬山人發現后成為標致而名震驢圈,成了驢友們心中的向往。它們可能是山頂上一棵很奇特和有意義的樹,比如東梁的“婆姨樹”,她是東梁風景之美的標致。還有一種,成為當下用流行的“網紅”來定義其名氣的。這些多是因人而紅和名氣遠揚的。最有代表的就是光頭山上的那座石頭了,大家就稱其為“網紅石”。每一位爬上光頭山大草甸的人都在找這座奇石合影。

光頭山因山頂上是萬畝平緩的大草甸,上面也是秦嶺山中怪石最多的地方。說“最多”也就是六處,分布在遼闊的大草甸上,如果是必經之處也就人人可見。否則,那些散落在大草甸上的奇石,就真神奇的難得一見了。實在是草甸太大,遠看是看不到其真形的。

雖然那些標致同為爬山人的向往,可在驢友們心中也是有區別的。比如“婆姨樹”名氣最大,就沒人稱其為網紅樹,大家心里都是充滿敬意的,在爬山人心中是“婆姨,情人,戀人和王子”,那么有誰會說自己的所愛是“網紅”呢?因此,我覺得“網紅”一詞,褒義的成份不足。當然,這是我的認為。

那么,光頭山頂的這座被稱為“網紅石”也是名至實歸的。因為它是被很多人合影后,那驚險刺激的畫面在朋友圈里火了起來。人人都想留下在萬丈懸崖下騰空的豪邁樣子。我也一樣。可是光頭山頂在這十年中我也去了近二十次了,卻終不得其蹤跡。其中還有一個原因是,“網紅石”是近四年才紅起來的。它是爬山人的技能與高超的攝影技術完美合成的杰作。

之前,每一次到光頭山頂后,我就會在路邊一座怪石上擺拍。這座路邊矮杜鵑叢中的石頭,上方是兩米多長的石板,尾寬頭窄,呈斜坡上揚,最高處離地一米多高。它單獨看也沒多么奇特。但是它所處的位置在山坡頂上,這便在攝影愛好者眼里就不普通了。我不知道它在別的驢友心中熱愛的程度,在我心里簡直就是最愛了。因為我恐高,這個石頭的高度剛好在我承受之中。因此這座怪石我很喜歡。回回來回回拍,春夏秋冬和狂風怒吼時我都或站或座在其上。我想盡辦法,把本是離地一米多高的石頭,拍成坐在萬丈懸崖邊,還拍成身在云端,腳在遠方鷹嘴崖的鷹頭上。有時候天晴時,當我拍出石條上落滿白云的畫面,就會選取好畫面將相機給同伴,趕緊歡喜地上去秀了起來,喜得樂不可支,可開心啦。

也有驢友說這個石頭因我拍出的畫面而紅了。我想也是吧。之前,沒人想到像我這樣躺在另一個石頭上,調整鏡頭,將那伸出的長長石條入了云端,似是懸崖。

三年前在朋友圈中看到其它驢友們在光頭山上拍到的其它畫面后就有些不淡定了。他們在另一座奇石上拍到更驚險更美的畫面。照片上驢友抓住高空中石板下方的石板,騰空在“萬丈懸崖”之下,畫面太美太刺激了。我也清楚這有鏡頭錯位拍出的效果,也判斷出這座奇石離地更高,其形狀也更壯觀。

可是這個石頭我在光頭山上沒有見到過。其初也沒有太在意,總想著下一次就能遇到了。另外,我有一個特點就是不喜歡問別人。不過,當時讓我們看照片的驢友,問人家也不告訴,只說:“自己找到才有意義。”我也是這樣認為的。那怪石就在大草甸上,不相信遇不到。

然而,當看到越來越多的人拍下這美妙的畫面后,心里就徹底不淡定了,急迫地想要找到它。年前我與同伴找了一次沒找到。并且,每一次隨隊前來,很多人都在尋找那座石頭。很多次還會被驢友們“指鹿為馬”。我雖然找不到,但能準確地辨別其真假。因那畫面中有盤山公路。我斷定之前上去的那些石頭是拍不出那樣的效果。也曾誤認為是在我拍照的那個路邊石頭下方的一公里處,那邊我們沒有去過,還能看到公路。

真是越找不到越心急啊。五月間去看杜鵑花時還又專門找了一次。領隊說他知道在哪里。我一聽可高興了,就和他一起去。他帶我們去的那頭我還真沒有走到過。因此,斷定今天就要實現向往了。結果他把我帶到草甸上那座廢棄的變電所(光頭山草甸上有陜西省的電視傳播站)旁的一座巨石前。我一看就不是。他卻堅持說就是的,還說他去年來露營時,專門爬上去想如別人那樣拍照,可就是抓不住。

我的天啊,其言太嚇人了!他真是不要命了,敢在這里試!此石陡峭,離地數丈,太危險了。山頂上的石板近乎垂直地向著天空,我爬上去都膽顫心驚地怕溜下來!不理解他怎么能如此打眼誤斷呢?真是慶幸他無法轉身抓住騰空,否則就一定真“掛”了!由此可見,那座“網紅”石在爬山人心中的份量。想要在此一顯身手的心情有多迫切,搞得看到形似的石頭,都想抓住下方石縫,拍出掛在懸崖邊騰云駕霧之狀。

這座可抓的石頭完全不同,也無法抓住。我讓他看別人拍到的畫面。領隊小伙子看后點頭,然后一臉茫然地放眼草甸,喃喃自言語地說:“哪在什么位置呢?”這也是我想說的。

既然到了這座怪石上,那就好好的拍吧。就在我們高興地擺拍時,從房子后面上來兩個爬山人,看著我們嘟囔說:“他們咋上到那上面了?我們也上去拍照吧。”嘿,我還奇怪他們咋從那房子后面出來呢?現在的石頭上面空間太小也太危險,見他們上來我們就讓地方。他們上我們下,相遇無語。只是后來后悔當時沒有打個招呼,問他們咋從房后過來?這都是后話。

這一次領隊帶著都沒有找到,心里就有些窩火了。當時就準備到家后挨個問曾在朋友圈曬過真相的驢友。我就不相信沒個肯講明白的。結果問了,都說是在草甸上面的房子后面。我就當成是剛上山頂,看到的轉播站大院上面了。那里我也沒有去過,那就下次上去看看。

可是,事情很快就有了轉折。就在第二天,看到朋友圈中我的一個鄰居發的圖片。他是在我的推薦下才第一次去光頭山。結果他卻拍出了在那“網紅”石上的畫面。在羨慕他瀟灑外,明白我將要知道那“網紅石”的準確位置了。

兩天后在操場遇到鄰居,他就有圖有真相地講了個一清二楚,我一下子就心里吃秤坨了!同時,心里也不像之前那樣地急迫了。想著那石頭千萬年的矗立,啥時去它都在的。

上一周去凍山時,我給常年一起爬山的伙伴講了這件事后,她也是驚喜地說:“我們也知道位置啦!”

那網紅石就在變電所房子后面五十多米處,我倆之前多次走到那房子前,可就是沒有走到那房子后面。還多次不理解那些人都在房子后面看什么呢?況且,我那天和領隊還在房前找了呢。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近在咫尺不得見啊!更為好笑的是,開車的驢友說他早都知道。唉,這都是什么事呀。

光頭山上奇石奇樂

知道了網紅石的位置后,我就開始留意戶外隊發去光頭山的活動。終于在七月十四號的周日看到了。我本來都是周六爬山的,為了盡快與網紅石相見就立即報名了。

光頭山因海拔在兩千八百米以上,又處在長江黃河分水嶺處。山頂上有萬畝大草甸。草甸上氣流多變。常常是上山途中藍天白云,上到草甸后就霧濃得什么也看不到。離開草甸后下山走不到五百米就又是艷陽天。起初我認為是天變陰了,去的次數多了明白是山上霧濃且快速流動的現象,不是草甸上天變陰了,而是我們走進了云中。因此,能在草甸上享受藍天白云的機會不多。我前幾年幾乎一次都沒有在草甸上看到過藍天白云。常常是很艱難地爬上去,結果霧濃得啥也看不見,有幾次濃得十米開外就看不見他人,天地混沌得嚇人。

我曾一度懷疑草甸上沒有大晴天過,所以也就不太喜歡去。后來看到圈中驢友發的藍天白云中的光頭山草甸漂亮到迷人,就向往也能遇到一樣的風景。可能真是來的次數多了。這兩年也遇到了上山途中是晴天,到了草甸上也是藍天上飄著白云。可是,夏季山頂上有藍天的時候,突如其來的陣雨也多,前年我就在草甸上澆了個灌頂濕透。

今天上山時太陽高掛,遠遠地看到光頭山上藍天上飄著大朵白云。可我并沒有篤定到了山頂也如此。一路上幾乎沒有休息,想的是爭取早一點登頂,可以到網紅石上好好地過過癮。這會兒氣溫也高,揮汗如雨地一路爬上去。第一次十一點半就到了山頂下方的小水泥房子。當看到山頂上仍是晴天后心里就有些急迫。擔心一會天氣有變,得趕在天變前好好去拍照。簡單吃過午餐后和同伴就向著大草甸奔去。在山頂上能用“奔”來形容走,也就是只有在光頭山上了。山頂上還有平坦通車的大路,直通山頂上面唯一的單位,就是轉播站大院。

在路過我過去一直喜歡的怪石前,無論此刻心里多么向往那“網紅石”,當走近這個石頭,我仍如第一次見到一樣,歡喜地上去開心玩著。也由此可見,我不是喜新厭舊之人。縱然我已經有很多在這個石頭上如出一轍的照片了,今日還是高興地坐在上面拍照。這個石頭這些年給我帶來了很多快樂喲!

說來也怪,在前去“網紅石”的途中,心里并沒有想象的迫切了。主要是現在萬畝草甸上難得有藍天白云,綠草甸上高聳入云端的鐵塔、和轉播站大院的紅頂建筑清晰可見,如泛在綠洲之上,也如科幻大片一樣。如此美景,在光頭山草甸也是難得一遇的。因此,我不急著去那網紅石前,先走進繁花似錦的大草甸,讓自己在藍天白云下與那高高的鐵塔在同一畫面中。

現在的白云很漂亮,全是潔白大團的云朵,有的還剛從山中飄出來,有的在天空中向草甸上落,許是白云也喜歡在綠草甸上撒歡吧。一時間四周白云成群,你來我往,覺得如我們一樣是在趕赴一場光頭山上約會一樣。

光頭山草甸土地肥沃,在這里看到的花草都是茁壯的,草兒碧綠,花兒鮮艷。草甸今日就是百花盛開的大花園!當我們穿越草甸去網紅石時,一次次被簇擁的花海攔住邁不開腳步了,這些細細碎碎的花兒,總是按種類一窩一片的開,有的清新素雅,有的花朵明艷,色彩繽紛,光彩奪目,如是奉獻給藍天白云的精美花束一樣漂亮。

藍天白云,綠地草場,飛鳥時飛時落地嗚唱。此刻的草甸上時光很美好。我也總是擔心說不定過一會兒飄來一朵云也想停在草甸上,那我們就又在云里了,草甸就濃霧彌漫,什么也看不見了。因此,我珍惜現在的一切,近似貪婪地享受著, 靜靜地坐看云起。

這時候遠遠地看到草甸西邊那座形似駝峰的小山頭,我已經知道那網紅石就在它的旁邊了。說來也有意思,許是光頭山草甸太大了,使其草甸上散落著多座形態迥異的怪石山峰,它們無論大小,都能爬得上去。這在其它山頂是沒有的。我就想這可能是草甸上的“烽火臺”,或是為神仙們設的“沙發”,供各路神仙看看人間美景,在沒人的時候在這片仙境中騰云駕霧。既然這樣,那我就稱它們為神仙石吧。這里多座神仙石我都上去過了神仙癮,就遠方的那兩座看過沒上去。想到此,我就有些急迫了。

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來的隊伍好像都知道那“網紅石”的位置。在去的路上,看到人們都向那個方向去。這讓我擔心好不容易找到了,卻無法好好地拍照。等我走過那配電所,就看到了那向往已久的“網紅石”了。而它的位置,與我上次和那領隊秀的石頭不足百米。罷了,就當一直緣分沒到吧。

其實以現在的情況看,就是之前緣分沒到。之前我看到很多驢友在網紅石拍的畫面,都是濃霧之中的天昏地暗,讓本來危險的畫面多了驚悚。我來的今天就不同了,天氣好得讓我直想笑,藍天上白云飄飄啊!

這座“網紅石”是有三層疊在一起。最下方是兩米多高,如橋墩一樣呈箱體的石頭小山。小山頂上壓著兩層石板,中間一層四米多長,呈向上的弓型,并向外懸空伸出一米多長。最上面一層,有兩塊石板一短一長,從下層石板的中部分開。長的壓在下面石板上面,四分之三壓在下方那向外伸的石板上,余下不到一米在下方懸空微微上揚的石板上也向外懸空。伸出去的前端離地更高,有四五米的距離了。最上層這塊向外伸的石板寬近一米,長有三米多,尾厚頭薄,向外懸空的小頭就更顯驚險了。在下方看整座“網紅石”錯落懸空,像高臺跳水的踏板一樣。卻又因其整體上揚而意義迥然。有一種助力向上彈送的氣場!

光頭山上奇石奇樂

如此三層驚險地疊在一起,非人力而為,卻又像人工鋪就一樣,引起大家紛紛不解。其實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這些年在山中見過的飛來石太多了。可這一座就真的像是外星人而為了。因為其三層的疊摞方式,和石板其形都如外力而為一樣。且位置在兩山坡拐彎處的半坡上,下方則是厚軟的草甸。

之前看到男驢友們都喜歡抓住中間那層石板頭部,讓身體卷曲著懸空在半空中,因鏡頭的抬起,拍出的效果中就不取底部的山坡,使其壯很驚險,好像離地萬丈一樣,現場看也就兩米多高。我試了一下,彈跳起來能抓住石板,卻因臂力不夠無法懸空做出騰空在懸崖下之舉。這倒也沒有覺得遺憾,在山中我力不能為的情況多了。

今天來光頭山的人也多,到此必拍,使得網紅石上可以說是絡繹不絕了。我坐在柔軟的草甸上如看戲一樣,欣賞一波一波高興的人兒在上面精彩地演出,也很開心地幫別人拍照,同時也在找最佳角度。不過,驢友們在上面做著這樣那樣的姿態,看得我實在擔心。

終于等到我上去了。我將鏡頭位置選好,讓同伴為我拍照時只取那懸在空中的石條。當從山坡上走到“跳臺”后,站在起點我就心生恐懼,怕了!顯然這個高度超出了可控范圍。我這能力水平,前面的那座離地一米多高的怪石才是我的秀臺。可我不甘心。蹲下身體稍做調整后,決定爬著過去。我的舉指引得大家笑了起來(能理解的,我是今天唯一爬著過去的。)爬到懸空處后,在上面盤踞了好一陣才坐了起來,然后挪向了端點,在盡可能離頭部近的位置,將雙腿從膝下懸在空中。下面的驢友們鼓勵我不要害怕,再向外移動些。我實在不敢如前面驢友們那樣雙腿幾乎全部懸空,并且站在末端做飛翔之樣。

等同伴為我拍好向往已久的、如在萬丈懸崖邊輕舞雙腿的畫面后,連忙收回雙腳,盤腿坐在上面。可能是經歷了剛才的極度恐懼,這會兒全身實實在的落在了實處,心情一下子變得放松了,我盤腿坐著,頓時心生得意,快樂得笑了起來……

于是,在這里留下的畫面很完美。照片中的我高居連綿的群山之上,在藍天白云的空中,如坐在一葉扁舟上樂呵地笑著,其態好不逍遙自在喲!

此情此景才是我的向往。

在大家說的網紅石上,也就是我心中的一葉扁舟上完成了心愿后,看到大家都向上爬去,我們也跟隨而去,爬上山坡看到草甸上竟然有一座奇峰,高聳的山峰直入藍天,石山上寸草不生,陽光下整個淺黃與灰白相間的山體呈清潔明亮之色彩,還有古樸圣潔之感。山上有一些紅男綠女,因其陡峭,他們無論上下都是緩慢的,遠遠望去真有些山人合一的美妙。我只是遠遠的欣賞著沒有爬上去。因為在前面的網紅石上,已使我今日達到了最大愉悅,這座山我不想隨便的上去了,留做下次再登頂吧。其實這座上就是在草甸上看到的那座形似駝峰的小山頭,怎能料到走近了看,竟是這樣的險峻!

今日之見,恰好印證了我之前說的:腳步沒到的地方,永遠不知道什么美景在等待著!

不過,我在“懸崖”邊開心的樣子,也嚇著了朋友圈中不爬山的朋友們,大家勸我不要如此這般了,說太危險了。其中一位好友當我的面說:“每當看到你在懸崖邊的照片,我都情不自禁地擔心,想要趕緊接著你,怕你掉下來”。 我看到這組照片也有其感,切身體會也是若一陣狂風吹來,或稍有不慎就會墜落的。因此,我可能就此過一把癮后,不會再上那空中的“一葉扁舟”了。適可而止,才會皆大歡喜!

作者:云朵兒GAO 2019年7月17日

轉載請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ztchian.net.cn/sanwen/66/661810.html

標簽:驢友 山上 這座 提示:按 ← → 方向鍵也可以換文章哦

前一篇:【經典散文】自嘲三題 后一篇:【經典散文】【博客自傳】領導有方

山寨币交易平台_山寨币交易平台大全_山寨币交易平台排行榜-币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