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散文】杜甫,詩壇的游歷狂人 是他

殘荷紅花

分享人:殘荷紅花

2020-03-22 | 閱讀:手機版

   
打開微信“掃一掃”,網頁打開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撰文/邢翥

故人追求以天地為師,以大自然為師。所以古人有“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說法。

游歷,從來都不只是簡單的吃吃喝喝,游游玩玩,而是一種精神深處的追求和信仰。

而有的人對這種追求和信仰,執著得近乎瘋狂,即使放在今天,也會讓人不禁驚呼,覺得不可思議。

拋開以游歷作為畢生事業的徐霞客不說,就是詩壇,便有這樣的狂人。

在詩壇,如果我問誰最愛游歷,大多數人們一定會說是李白。的確,李白確是一枚熱愛游歷的鐵粉,“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游”是人們耳熟能詳的名句,也是李白熱愛游歷的口頭禪,更是李白熱愛游歷的內心寫照。從李白二十五歲,初出蜀地,踏上游歷之途那刻起,他便開始了長達一生的游歷生涯,三峽吟猿、洞庭山水、襄漢形勝、云夢澤國、潼關山河……祖國的名山大川,大自然的廣闊壯麗,從他的詩中洶涌澎湃,噴薄而出,奔騰而來。每當人們讀起李白“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月下飛天鏡,云生結海樓”“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黃河飛天走東海,萬里寫入胸懷間”“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等這些膾炙人口的詩句時,大自然那雄渾壯麗的景色便突然出現在眼前,令人心曠神怡。

然而李白的游歷是豪邁的,激情的,張揚的,用今天的話說,他是一個頻繁刷圈兒的人,所以人們認為他是一個游歷的狂人。

然而,與李白的一個朋友比起來,他的游歷還是相對低頻的,緩慢的。因為他的朋友其實比他更狂,這個人就是比他小十一歲的杜甫。

杜甫十九歲時便開始了他的近乎瘋狂游歷人生,比李白開始游歷,還要早六年。

從游晉開始,杜甫便一發不可收拾,他幾乎是年年游,日日游,片刻不暇。

他的游歷之旅是高頻的,顛沛的,也是悲慘的。

他五十四歲,攜家離蓉,乘舟南下后,便幾乎沒再下舟。他任水漂流,一路狂風巨浪,直到中毒而死。

這是他一生游歷的落幕,也是他一生游歷的最高潮。

他對游歷是如此的執著和固執。

比起他的詩,游歷更像是他一生的事業和追求。

他是古往今來,詩壇游歷的真正狂人。

下面是他游歷的主要過程。

開元十三年,十四歲,出與文藝人等交游,在洛陽岐王李范宅等處聽李龜年樂曲。

十九歲,游晉。

二十歲,游吳越,過金陵,下姑蘇,渡浙江,泛剡溪,嘗游金陵瓦官寺。

二十一歲,再游吳越。

二十二歲,三游吳越。

二十三歲,四游吳越。

二十四歲,歸東都,赴京兆貢舉,不第。

二十五歲,游齊魯,與蘇源明結交,游龍門奉先寺。

二十六歲,游齊趙。

二十七歲,再游齊趙。

二十八歲,三游齊趙。

二十九歲,四游齊趙。

三十歲,歸東都,筑莊于首陽山下,與夫人楊氏結婚。

三十三歲,春在東京,與李白、高適相遇,同游梁宋,曾北渡黃河訪華蓋君。

三十四歲,游齊魯,訪李之芳,秋初到魯郡,李白自任城來會,西歸,與李分別后,二人從此再無見期。

三十五歲,由東京赴長安,與王維、岑參、鄭虔、鄭潛曜等交游。

三十六歲,在長安應試落第。

四十四歲,由奉先回長安,被任為河西縣尉,不就。

四十五歲,由羌村赴延州。

四十六歲,陷居長安,五月,授左拾遺。

四十八歲,十二月,由同谷往成都。

四十九歲,游新津、青城、彭州。

五十一歲,宋嚴武至綿州,轉赴梓州就章彝。后游射洪、通泉。

五十二歲,歷游鹽亭、漢州、閬州等地。

五十三歲,六月,嚴武薦甫為節度使署中參謀、檢校工部員外郎。

五十四歲,五月攜家離成都,乘舟南下,經嘉州、戎州、渝州,至云安。

五十五歲,夏初遷往夔州。

五十七歲,三月,抵江陵,秋移居公安,歲暮近岳陽。

五十八歲,正月駛入湖南,二月抵湘潭,三月抵潭州。

五十九歲,春居潭州舟中,遇李龜年,后舟行至耒陽遇大水,縣令聶饋以牛酒,天熱肉腐,中毒死。

轉載請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ztchian.net.cn/sanwen/66/661777.html

標簽:是他 四歲 金陵 提示:按 ← → 方向鍵也可以換文章哦

前一篇:【經典散文】鎮安玉筍山游記 后一篇:【經典散文】就戀這把土

山寨币交易平台_山寨币交易平台大全_山寨币交易平台排行榜-币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