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散文】于學杰:《難忘1969——遜克兵團知青往事》 的是

夜狂亂

分享人:夜狂亂

2020-03-22 | 閱讀:手機版

   
打開微信“掃一掃”,網頁打開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難忘1969——遜克兵團知青往事》

作者:于學杰:(作者是原兵團一師四團戰士)

今年8月17曰,是我到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一師四團下鄉五十周年紀念日。50年風雨兼程;50年滄海桑田;50年兵情難忘!

雖然兵團往事如煙,但昔日的豪情還在;雖然我們已經兩鬢斑白,但青春的誓言猶存!

1969年,是全國知青上山下鄉的最高潮,據不完全統計大約有300多萬知青奔赴農村、奔赴邊疆,開辟新的廣闊天地。特別需要說明的是:69屆知青是北京最后一批離開首都到外地下鄉的知青,也是學歷最低、年齡最小的一批知青!在兵團下鄉的哈爾濱69屆知青中居然還有不滿15周歲的少年學生!

知青經歷,是人生的寶貴財富,也是無數青春的無奈嘆息!

這是發生在1969年遜克兵團的真實故事。故事的情節至今還沒有在任何媒體上披露,但是它的離奇與悲壯,至今讓人難以釋懷!

王曉東(化名)一個不滿17歲的北京知青來到遜克兵團沒多少日子,就趕上連隊出了事兒,一個知青丟了錢。在那個年代,有人偷錢可被視為“階級斗爭新動向”!

不知道從哪里得到的消息:王曉東過去曾是“三只手”,有過小偷小摸的行為。這下連隊可有了“重大線索”!還沒明白是怎么回事兒,王曉東便被關進了“牛棚”!接下來一連串的審問,讓王曉東“丈二和尚摸不到頭”不知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沒拿就是沒拿,我沒有什么好說的!”面對“審問”,開始王曉東嘴還挺硬!

隨著審問的逐步升級,沒白天沒黑夜的輪番折磨,加上后來的拳打腳踢讓剛剛涉世不久的王曉東慢慢失去了抵抗能力,最后無可奈何地承認了“自己就是那個偷錢的賊!”此言一出震驚了整個連隊!“看上去一個老實巴交的小伙子,怎么能干這缺德事!”連隊干部戰士議論紛紛!

此時的王曉東情緒沮喪到了極點!一頂“偷錢賊”的帽子足以讓人一輩子抬不起頭來!在那個“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年代”,“賊”就是階級敵人的代名詞,就是無路可走的“過街老鼠”!

想想今后的前途,王曉東不寒而栗!這一夜他翻來復去,越想越沒有活路,趁著床前明月光,給遠在北京的父母寫下了“自白書”。

書中寫道:親愛的爸爸媽媽: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但我沒有做過對不起你們、對不起良心的事兒!我只有來世再報答你們的養育之恩了!永別了,我親愛的爸爸媽媽!

這封“自白書”王曉東第二天委托同一連隊的堂姐到奇克郵走了!

“王曉東畏罪自殺了”!就在王曉東寫完“自白書”的第二天中午,這個不滿十七歲的孩子以極端的手段結束了自己的短暫的一生!

消息迅速的傳開,有咒罵的,但更多的是惋惜!“才多大點的孩子,一個人從北京來到咱這偏遠地區不容易啊”!一個老職工大嬸邊說邊抹眼淚。“就是犯點錯也犯不上尋死,可惜了這孩子!”惋惜、同情成了連隊的主旋律。

失去兒子遭受巨大打擊的王曉東父親星夜兼程,在事情發生的第三天趕到了連隊,等待他的是以“批判會”代替的“追悼會”!這位飽經滄桑,年過半百的王先生此時欲哭無淚!他仰望著藍天,呼喊著:“老天爺,你不公啊!我兒子犯了什么罪?你卻要了他的命?”

王父欲看兒子最后一眼,也被無情拒絕!

喪事草草辦完,王父悲傷的告別了連隊,踏上了返京的道路。

事情就是這么的蹊蹺!王父剛進家門,王曉東自殺前寫的“自白書”跟著就進了家門!

“字字血,聲聲淚!”一切真相大白于天下!拿著這封信,王先生走進了國家信訪辦的大門。后來聽說,此案驚動了國務院有關領導同志,并及時批示要求兵團徹查此事。

在省、兵團總部、師、團各級組織的督查下,此案的始作俑者連隊指導員最終因“迫害知青罪”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這位指導員膽子很大!有一次,蘇聯貨船在黑龍江我方水域擱淺,他率領兵團十幾個戰士沖上貨船,砍斷纜繩,欲把船劫持到我方岸邊,因看到對岸蘇聯炮艇已出動才不得已放棄!此事件最終由國務院最高領導協調才妥善解決。)

轉載請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ztchian.net.cn/sanwen/66/661767.html

標簽:的是 讓人 第二天 提示:按 ← → 方向鍵也可以換文章哦

前一篇:【經典散文】深埋在秋天的思念 后一篇:【經典散文】假如你是個月亮

山寨币交易平台_山寨币交易平台大全_山寨币交易平台排行榜-币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