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散文】晚年的風景 太多

枕夢閣主

分享人:枕夢閣主

2020-03-22 | 閱讀:手機版

   
打開微信“掃一掃”,網頁打開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我和王蓓阿姨面對面微笑地坐著。她微笑,是真的高興;我微笑,有些說不清道不明。

時下,有八九十歲還舍不下手中權力的;有耄耋之年還死守著那份家當的;也有滿頭白發了還得撫養“啃老”兒孫的;更有甚者,沒了使用價值的老頭老太被“不肖”趕出家門的……這林林眾眾社會亂象,著實讓人生厭。

只想老了能夠腦清體健地過上風平浪靜的桃源生活才好。

可人世間的事情總是不能圓滿。

我今天要說的是另一種人生境遇。

王蓓,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家喻戶曉的電影明星。跨入新世紀的我嘴上還叫著“王蓓阿姨”,可滿心窩里還是她少女清純的銀幕形象:《武訓傳》中的小桃、《聶耳》中的小紅;伴隨我們一起長大的《馬蘭花》,她一人飾演的懶惰笨拙的大蘭與勤快聰慧的小蘭,深入人心。十七歲從《烏鴉與麻雀》開始一路走來,她風光過,耀眼過。廿出頭就在話劇《屈原》里競爭到了嬋娟(那可是張瑞芳的角色),更何況還是給大明星趙丹白楊們配戲!此后,她的事業一發不可收,一氣拍下了十來部影片。

人生有時就象坐過山車,說不準哪天從峰頂一下子落入谷底。曾幾何時,她的家里同時出了兩位右派:父親與丈夫。讓她的生活陷入窘境。一邊要承受社會的重重壓力,一邊還得獨自將孩子拖大。那些年的淚水都被迫咽進了肚里。

后來,中國結束了文革,她自己家里卻還在文革:丈夫因一部電影橫遭點名圍攻,連日后當了總書記的領導都說不上話。也許有太多的苦難墊底,年屆五十的她還是挺了過來。在短短的幾年里,她一口氣寫下了《曙光》、《惡夢醒來是早晨》、《杜十娘》等電影劇本/話劇劇本,還參加了電影的拍攝。忙忙碌碌一直到退休。

本該好好享受人生。但近年來,她的記性明顯差了。她雖然整天微笑著,卻渾然不知老年健忘癥已經慢慢地在向她襲來:朋友來電話要找丈夫,丈夫不在家,電話里答應得好好的要轉達,但一轉身就忘記;前兩年,曾被電話“轉賬”的騙子騙走過整整80萬元,這件事開始時還讓王蓓阿姨心神不寧,那可是老兩口的全部養老本錢啊!后來,去了趟陽澄湖,回來后她也就忘記了;我看《馬蘭花》的時候正值饑餓歲月,每當銀幕上的大蘭捧著湯盆大的水蜜桃啃咬時,雖然知道是假的,但嘴里還是饞得不行,總想哪天問她:這碩大的桃子到底是什么食物做成的?一直拖到今天想問,甭說是桃子了,就是與她合作的男主角劉安古,她也記不得了;甚至文革初期,王蓓阿姨因為一封對文革不滿的信件遭受批斗毒打的殘酷事實,她都記不得了……

她的丈夫說過:她跟我吃了太多太多的苦,沒有她,我真的無法扛過那煉獄般的磨難!這太多太多的煉獄之苦,王蓓阿姨把它都交還給了歷史!

交出去了,她倒是一身輕松了。是的,她忘卻了曾經擁有過的名利和地位,忘卻了曾經遭受過的苦難與屈辱。然而,終生愛美的這一喜好,卻一直伴隨著她的記憶,沒有泯滅。她比新鳳霞小四歲,兩人都是美人胚子。吳祖光老是說她倆活脫脫一對親姐妹!半個世紀后今天再問她,她還是記得清楚;她喜歡將自己的劇照整齊地排列在書櫥的顯著位置:有《幸福》談戀愛的姑娘、有《飛刀華》走鋼絲的演員、有《大浪淘沙》女學生……那是她風華正茂的佐證,那是人生的華彩樂章。她時時注視著自己年輕時的美麗,眼梢眉角就充溢著笑容,從這笑容里,流露出來的是一種說不盡的滿足……

人,不管是從順境還是逆境走來,都無法抗拒衰老;也無法抵御病魔。人生的軌跡在冥冥之中已安排妥當,無須自己再去徒勞,坦然面對就是了。也許有朝一日,朋友們閑暇時這樣聊起我:這老范啊,前些年還在微博上鬧騰呢,如今可誰都不認識了……

若自己也步了王蓓阿姨后塵,怎么辦?

如果是這樣,我還真希望能夠像王蓓阿姨一樣,忘卻所有曾經的苦難與屈辱,忘卻所有的浮躁和虛榮,只留下自己內心最美好的那一方凈土,來支撐人生這最后一道風景……

轉載請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ztchian.net.cn/sanwen/66/661749.html

標簽:太多 文革 的是 提示:按 ← → 方向鍵也可以換文章哦

前一篇:【經典散文】一部膿血交融的當代世道人心史讀閻連科《炸裂志》 后一篇:【經典散文】不同尋常的要求

山寨币交易平台_山寨币交易平台大全_山寨币交易平台排行榜-币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