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散文】倒水 自己的

孤獨蝶行

分享人:孤獨蝶行

2020-03-22 | 閱讀:手機版

   
打開微信“掃一掃”,網頁打開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治水大師就是有靈性,給自己的杰作起名叫“倒水“。頭一次聽說倒水,還以為是人挑機器抽,上了工地才知道是人工開河,就是將太多的積水倒進長江的大肚子。

我們知青點在魏咀大洼地,是全縣長100多公里,寬幾十公里長條形洼地的中段。這里的農民總是眼巴巴地指望老天敞開笑臉,可老天經常不給面子,只要老天垮著臉小鬧一下,就積澇成災,要是老天發那臭脾氣可就慘了,那是汪洋一片,水天一色,糧倉的肚子也就癟了。水的自然流動實在是太慢了,待水們悠哉游地轉悠到長江時,那田地里的禾苗早就去閻王殿報到了。

1975年冬上,縣里組織20萬大軍開河造渠,我們知青點被派了30米河段。上倒水是大兵團作戰,隊伍由基干民兵組成,在編一應人等全部軍事化行動。我們15名男知青分三組打地鋪住在三位村民家中。每天早上六點軍號放響,千軍萬馬天字號“一“字排開,這時河堤兩岸的人鏈就象螞蟻搬家一樣,密密匝匝熙熙攘攘,遠遠近近秩序井然,無數條人鏈挑著擔子,運著土方,新鮮泥土向兩岸不斷擴展開來。晃晃悠悠的扁擔筐子你拉我扯,不知疲倦地嘎吱嘎吱唱著自己的山歌。總是在你單調乏味的時候,人群中就會傳來一陣一陣的勞動號子聲。一人起頭眾人和,步子跟著號子走,擔子隨之就輕快起來,肚子里的悶氣也隨著號子放飛到了空氣中,人頓感舒坦,歡快的勞動場面常常使你忘掉自我。不能說農人就不懂高深的心理學,恰到好處的號子正是生動活潑的心理哲學。你在大忙時,太陽總是懶洋洋地升起,把你的腦袋放到老遠處,任他人踩任他人踢,當自己的腳快要踢著自己的腦瓜子時就可以吃晌午飯了,待到太陽老公下地丈來深,最高的標旗就倒地鳴金,召軍回營了。

青菜蘿卜加咸菜,我每天要裝進二斤八兩米飯。自種自收的新米跟我們就是夠感情,做出來的米飯白花花香噴噴著實誘人,捧著嚼著又香又甜,消耗大餓得快,心里又單純,糧食還是自己種的,不吃干什么,因此每頓不管個大飽是決不放筷子的。就著口中的余香倒在綿綿的地鋪上,十幾個小時的勞累,在這一刻立馬感到全身發軟,骨頭發酥。地鋪用一尺多厚的稻草墊著,5個大“和尚“擠成一堆既新鮮還刺激,每天晚上盡管身子骨發軟,但還是少不了你瘋我顛,撓癢打背,非鬧個滿堂生風不可。到底是一幫小伙子,只要晃悠的小油燈一滅,想起號聲一響就要跳出暖暖的被子,頓時酣聲就響徹堂屋。稻草的清香和溫情給我們的酥骨補充著氣血,等待的是新一輪的循環。

河底要加深3米,河面要擴寬10米,一個月的工期已過了20天。由于多天起早貪黑又在寒風中出汗,不少人干燥上火口舌生咽,聲音嘶啞,大家極度疲勞,都想打退堂鼓,回家好好睡幾天大覺。同時手上的血泡和肩上的破皮告訴我們,剩下的土方我們無論如何也是干不完的,指揮部的命令也是不能違抗的。我回到點上找隊長,老隊長干瘦的臉上皺紋一時更有凸凹感了,最后還是給了招數,就是給我們補充5名“娘子軍“打突擊。因此我們隊伍中的色彩鮮艷了起來。5名女知青不在編制內,可以晚來早去。她們在城里長大,個個膚色嬌嫰,穿著光鮮,走路有神氣,每天來去都給工地留下一道風景。她們在溫溫暖暖羨羨慕慕的眼光下嘻嘻來哈哈去,在平凡的工地上,那招惹的氣勢不亞于走臺的模特隊,低頭挑擔的人們都不時抬頭望望,撩得我們這群和尚更是心里癢癢的,腦子暈暈飛飛的,一時競也忘了肩上壓的擔子。真可謂男搭妹干活不累,我們的話語多了起來,猜謎、笑話、逗趣、瘋打連成一片,拿鍬的換挑擔的,女的換男的,男的幫女的,歇個肩偷個滑,一時進展空前順利,不覺工程就進入了尾聲。

1976年元月9日凌晨,軍號順著凜冽的寒風吹過來,我打開收音機,不幾天前放過的哀樂又在回響,我們都懷疑是不是放錯了,只聽資深播音員夏青用顫抖的聲音念著一長串職務,職務越來越高,我們預感到不妙,誰也不敢動也不敢出聲,聽到最后的職務我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那飽含深情的聲音還是流淚念出了周恩來的名字。我全身一緊,一陣寒流沖上腦門,眼角浸出淚水,我難過得一早晨沒說話。工地上高音喇叭不斷地回放著低沉的哀樂,寒風在嗚咽,零星的雪花在哭泣,很多人抑制不住自己,蹲在地上抱頭痛哭起來。工地上的人們都在傳說,當年周總理到縣里視察棉花高產時,就親自詢問過倒水的事。

如今,倒水河既能防澇又能抗旱,正造福于鄉里。這么多年了,我的知青點怎么樣了,我出過力流過汗的倒水河又變成什么樣子了,我真想回去看看……

轉載請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ztchian.net.cn/sanwen/66/661731.html

標簽:自己的 給我們 任他 提示:按 ← → 方向鍵也可以換文章哦

前一篇:【經典散文】打田 后一篇:【經典散文】26、【心情日記:不談天氣,好么……】

山寨币交易平台_山寨币交易平台大全_山寨币交易平台排行榜-币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