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散文】打田 站在

Nayardi

分享人:Nayardi

2020-03-22 | 閱讀:手機版

   
打開微信“掃一掃”,網頁打開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每年盛夏時節,在我們江南老家,在過去農忙“雙搶”中,要搶時間把第一季谷子收割,把第二季秧苗栽下,整個過程包括六個重要環節:割稻、打禾、背谷、曬谷、打田、插秧,將近持續20多天。這20多天里,是我們農人一年之中最為繁忙、最為辛苦的時候。

一丘田的禾全部割完,稻谷也全部運回家進行翻曬,接下來就要趕時間打田,也不能停歇,早點把秧插下去,一是禾生的生長周期和所需的陽光所決定,割完禾后趕快打田利于禾苗生長。二是夏天是一年之中光照最強、最熱的時間,利于禾接受陽光的照射和熱的吸收,如田打的晚,則禾吸收的熱量不夠,有可能秕谷較多,降低收成。三是打田時把禾桿埋到田泥下,禾桿在光熱的作用容易腐爛,變成田泥,成為禾的有機肥料,并可改良土壤,田泥不容易板結,也為農人省下一筆不小的肥料錢。

在打禾的時候,如不需把禾桿捆回家,就要將它撒在田里,而且一定要撒勻,否則打田的時候鐵轱轆就難以將厚厚的禾桿壓進稀稀的田泥里,造成田高低不平,不但田水難以浸到,干濕不均,栽好的禾由于禾桿發酵也會被托的浮起來倒在田里,難以在田泥里扎根,不利于禾的生長。既使在一堆禾桿上壓了一層泥土,在栽禾的時候也必須將其扒起撒勻,用腳踩進稀泥里后再栽上。

“雙搶”時打田不比春耕時的平田。因去年秋收時禾桿被全部扎捆擔回家喂牛養豬,田里只有青草或紅花草之類,容易輾碎,又由于春耕前段時間較長,可以在平田上花上較長的時間,只要趕上季節栽禾就可以了。而“雙搶”打田時間緊,強度大,在鐵轱轆上一站就有可能是一個多小時,沒有一定的耐力是難以堅持到底的。而且,鐵轱轆轉動帶起的泥水會濺的滿身都是,特別是褲子上,外面沾滿厚厚的田泥,很重很重,而且非常悶。如是中午,穿褲子打田,熱的更加難以承受。為了不中暑,穿短褲打田那是常用有的事,還無名蟲子的叮咬,奇庠無比。打田這活比割禾打禾還累還臟,女人一般是難以承受的,基本上都是男人們在干。

天邊的晨曦剛剛泛起,本來還在睡夢的我們這般小孩就已在田里,在感受早晨田里泥水涼意的同時,躡手躡腳地割起禾干起活來。小腳踩在泥水里撲哧撲哧的,泥水順勢鉆進褲管,甚至到膝蓋處,有時不小心還濺射到臉上,弄得滿臉都是泥水。沒有辦法,只得雙手掬捧田水洗一下,再用上衣衣角擦干凈,繼續小心翼翼地割起禾來。

趁著早上涼快,父親在隔壁自家的田里,站在鐵轱轆上吆喝著黃牛,有時還唱幾句弋陽腔贛劇,那對收獲的喜悅之情通過歌聲在田野的上空千轉百回。以前,我認為打田的活非常輕松,老以為父親在撿輕活干,更想自己站在鐵轱轆上,指揮黃牛在田里輪回轉動,找一下威風凜凜的感覺,卻不知道這活是“雙搶”中最累最苦的活。田泥較軟的,輾壓四到五次就可以了,如遇到硬田則要輾上八九次甚至十幾次,甚至悶熱的中午都要田里趕牛打田。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自己非常用幼稚,那么不懂事,不知道父親年復一年固守農田在田里為兒女全力刨食的苦心和用意,覺得非常的無知和異常的可笑。

打田前,要放好田水,田里的水不能放多,軟泥田稍微放一點水就正好合適,硬泥田和干裂田就要放滿水過夜,浸泡了一個夜晚后才能開始打田。鐵轱轆順著田,先按長的方向在田里反復來回輾壓幾遍,然后再按橫的方向順勢來回輾壓,將禾蔸、禾桿、雜草等碾壓進田泥里。在輾田的時候,鐵轱轆上經常卷著好多禾桿,到了一定的程度,父親不得不下來用手撕,或向我們拿鐮刀割開,再撒在田里,然后又右腳站在轱轆的前架,左腳站在后架,用腳大拇指抵到內框,站穩后左手握緊牛繩,再用右手握的棍子打一下牛背,同時吆喝一聲,牛便繼續負重前行,樂此不倦的重復著單調的動作,任勞任怨地幫著我家干著這最累的苦活。

在熾熱的太陽照射下,隨著時光向前行進,原本硬濕的禾桿慢慢變得干軟,趴在田里一動不動,與田泥親吻,感受大地的脈動,為自己這季的果實而感到自豪,等待它的主人把它翻進泥里,腐爛自己變成稻田的養分,為人的生息竭盡自己的一生。伏天的空中到處彌漫著新鮮稻草的香味,將干活的人們氤氳的熱情高漲,既使半夜起來撥秧也不覺得勞累。

漸漸地,輾壓出的泥漿鋪滿田里,田里基本上看不到禾蔸和禾桿,到了撒肥打底的時候了。這時,父親將牛放在田埂邊休息邊吃草,再將天亮前用爐灰拌好的肥料均勻地撒在田里。撒完肥料,父親不再站在鐵轱轆木架上面,牽著牛在田里順勢來回轉動一遍,將剛撒的肥料全部輾入泥里。由于田泥較稀也帶水,整丘田看上去十分亮光,打田的工作基本完成。

田打好后,不急于放水,要在陽光下晾曬,直到浮泥上面看到一點泥皮狀態為止,然后用木耙打上栽禾的格子,放上水,就可以插秧栽禾了。

田打的不好,高低不平,田泥打的不稠、田泥硬稀不均、低肥浮在泥面等等,從某種程度上也會對禾的生長有重要的影響作用。打田看似是粗活,沒有多少技術,卻是個精細活兒,既花時間也費勞力,我們小孩對打田沒有經驗,而的體力也不允許,根本不適合這個工作,也只有經驗豐富、有耐力能夠干活的大人們才能勝任。

如今,用鐵轱轆打田的時代已經過去,取而代之的是機械操作,那種風里雨里或冒著酷暑在田里打田的場景早已不復存在,留在我們這輩人記憶中的只有父輩們在田里辛苦勞作的場景和鄉愁。父母在田間耕作的鄉愁,是人生最為難忘的日子,淅瀝著昨日的思緒,一直植根在記憶深處,不時地一幕幕在眼前回放。那濃濃的鄉土氣息,帶著斑斕的色彩,始終清晰地留在心里一隅,生生不息地在我血脈地涌動,成為一生割舍不掉的魂牽夢系,也時常生起我對父親的思念,在這份暖暖思念中歷經歲月風雨,經歷人世滄桑,堅守農人孩子的本色,在人生的道路上穩穩向前行進。

轉載請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ztchian.net.cn/sanwen/66/661729.html

標簽:站在 都是 也不 提示:按 ← → 方向鍵也可以換文章哦

前一篇:【經典散文】六盤山祭奠英魂 后一篇:【經典散文】倒水

山寨币交易平台_山寨币交易平台大全_山寨币交易平台排行榜-币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