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散文】民間歇后語有味道 成了

橘子味道

分享人:橘子味道

2020-03-22 | 閱讀:手機版

   
打開微信“掃一掃”,網頁打開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從小在農村長大,聽慣了民間的歇后語。兒時常聽祖母說:“康王家兒——繞把子干”“孫女穿她奶奶的鞋——老樣子不變”;也聽鄰人說過:“外甥打燈籠——照舊(舅)”;看小人書上寫著:“秋后的螞蚱——蹦跶不了幾天了”;聽小學老師說過:“西北風刮棘子——連風(諷)帶刺 ”;還聽中學同學說過:“小巴狗掛鈴鐺——假充大牲口”……現在細思默想,慢慢咀嚼,覺得越嚼越有味道。

兒時我家門前就是一條大街,祖母常坐在門前的石頭上掐辮子,看光景,講古典,拉家常……當有誰家孩子調皮混賬不聽話時,別人只會說:“你看看這孩子這么不聽話”“沒有點規矩”。祖母則會拿出她的看家本領來,“你看你真像‘康王家兒——繞把子干’”,這是一句當地土話,就是對著干的意思。就這一句話,就引逗得別人哈哈大笑,混賬的孩子也就自覺沒趣了,不是低頭溜走了,就是規規矩矩的了,我兒時就見過一二次這樣的場面,我信服祖母使用歇后語帶來的威力。

這句歇后語因就出自當地,更有說服力,說的就是對著干的意思。說起來還有個典故,歇后語中提到的康王,就是西漢景帝之子劉寄,也是漢武帝劉徹的表兄弟。因了這兩層特殊關系,加之原膠東王劉徹被立為太子,景帝就改封第十二個兒子劉寄為膠東王。“康”是他死后的謚號,老家人習慣稱他為“康王”,他的兒子叫劉賢。兒時常聽祖母繪聲繪色地說:“康王養了個混賬兒子,性格倔強,脾氣很怪,誰的話也不聽,叫他往東他往西,叫他打狗他打雞,從小到大就沒聽過康王一句話,沒順著康王干一件事。康王臨死的時候想葬于封地附近的六曲山下,他了解兒子的犟脾氣,不會聽他的話。于是,就故意對他兒子說反話:‘等我死了,你一定要把我埋到山頂上。’康王交代完了,也就放心了,以為兒子肯定還不會聽他的話,定會把他埋到山底下。聽了康王的交代,他兒子就記在心里。康王死后,他兒子就想,我從小沒聽過俺爹一句話,這回俺爹臨死前交代了又交代,怎么也得聽他這最后一遭。于是,就把康王埋到了山頂上。康王死后,他兒子繼任,膠東國從此由盛而衰,有人就說,‘康’與‘糠’字同音,‘康王,糠旺,有糠才旺,糠在山頂上一刮跑了,所以就衰敗了。” 祖母講得故事很有趣,我覺得這正是當地歇后語的趣味性。

那時還聽到一句歇后語里蘊含著的故事。說是老家一個不常出門的中年人要到鄰縣高密去趕集,他不知道高密在哪里,也不知道有多遠,別人就告訴他:“鼻子下來是大道,打聽著就去了。”這可好了,他剛走到離村七八里的七里河子村就打聽:“同志,上高密怎么走?”這個村里人一聽,從這里到高密可遠去了。從此以后,能人就編成了歇后語:“七里河子問高密——遠去了”。那時候,這句歇后語常掛在老家人的嘴邊,時常飄進我的耳朵里。遇到相隔距離遠大都會用上這句歇后語,遇到水平差得遠也會用到它,一不小心就成了經典。

記得少年時代,夏夜里常到門前乘涼。愛講笑話、歇后語的堂叔常會給街坊鄰居們帶來精神“快餐”,博得大人孩子們捧腹大笑。他講的一句有名的歇后語,我始終記在心里。那個夜晚堂叔依舊亮開了他的大嗓門,笑著說:“在集上,有一個姓陳的男子,靠著個賣棗的農村婦女。這個姓陳的想買棗,倆人就開始討價還價,講來講去,最后還是買賣不成。這時候,了解底細的人就說:‘你們為什么買賣不成?就是姓陳的靠著賣棗的——陳棗(趁早)。”堂叔說了這個故事后,就一傳十、十傳百地傳開了,傳來傳去也傳成了歇后語:“姓陳的靠著賣棗的——趁早”。老家的人們遇到沒有把握的事,遇到不靠譜的人,都會借用這個歇后語,也就避免了不必要的糾紛和事端。

到了高中階段,雖說是正開始抓教育,學習比較緊的階段,但課余時間都還是顯得比較放松,這時候,常常對說歇后語,較上勁還蠻有意思。記得有個蒲姓的女同學說起歇后語來一個接一個,男同學也不甘示弱,集體應對,也算不相上下。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常說的歇后語有:胡秸葉子飄大海里——假充鱗刀魚;屎殼郎掉面甕里——假充小白人;黃鼠狼子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小蔥拌豆腐——一青(清)二白;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屎殼郎打哈欠——干張臭口;黑瞎子叫門——熊到家了……學生時代,男女同學說的歇后語雖說有點刻薄,似乎有點逗趣式的貶損對方,但活躍了緊張的氣氛,都不計較,嘻嘻哈哈就過去了,有時間還接著再來。這樣的歇后語成了同學們課余生活的一部分,無形中也學到了不少歇后語知識,何樂而不為呢?

我所了解的日常歇后語還有:老鼠拉木锨——大頭在后邊;日本的靴子——不用提;季寶奎說書——交代的明白;瞎子點燈——白費蠟;聾子的耳朵——擺設;南山頂上滾石頭——實打實的;當疃媳婦——話多;兔子尾巴——長不了;秋后的蚊子——嘴帶鉤;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冬天生人——凍(動)手凍(動)腳的;蝎虎爬墻——小手小腳;窗戶棱子吹喇叭——鳴(名)聲在外;蟹子過河——隨大流,馬虎咬天——沒處下嘴;馬尾拴豆腐——提不起來;風箱里的老鼠——兩頭受氣;狗咬馬虎——兩下怕;尚觀的木匠——有尺寸……很有趣味性、知識性,生動形象,耐人尋味。

民間歇后語,乃鄉民集體智慧的結晶,在農村這片肥沃的土壤中生長出來,頗接地氣,富有鄉土氣息,有些還沾染著花草的露珠和芳香,現已葳蕤成一道道風景,為廣大農村生活注入了勃勃生機和無限活力。

喬顯德

轉載請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ztchian.net.cn/sanwen/66/661710.html

標簽:成了 一句 也就 提示:按 ← → 方向鍵也可以換文章哦

前一篇:【經典散文】《流年輕漪》公子夕-【墓辰】 后一篇:【經典散文】26、【不談天氣,好么……】

山寨币交易平台_山寨币交易平台大全_山寨币交易平台排行榜-币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