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散文】(小說)傻兒王保強破局 傻兒與李杏花小說

梅蘭君子

分享人:梅蘭君子

2016-09-28 | 閱讀:手機版

傻兒王保強破局

張紹舟

河保省中原市王家莊百多戶人家。

據傳都是明朝朱元璋貼身侍衛王無忌的子孫。

千百年來王家莊都是布衣子弟,過著平靜而又祥和的生活。

村民老光棍有權,近五十歲才娶老婆。

老婆張謝女是地主大戶人家的千金。楠開大學的高材生。娘家是臨村張莊。張謝女因家庭成分不好,嫁給有權時已是近40歲的老處女了。

張謝女給有權連生四個閨女,就是沒有帶巴巴接香火的。在有權絕望的檔口,張謝女爭氣給生了個兒子,取名王保強,喚名傻兒。

傻兒其實不傻,生下來就天資聰明,伶俐活潑,人見人愛!

老來得子的有權喜上眉梢。

按農村八卦說法,把小兒取名傻兒。說是取個臭名,閻王爺就不惦記了。傻兒的名字在村里就傳開了,真名王保強卻無人再記得。

黑遼省馬縣的馬村,有戶叫馬大的人家。祖上給日本人當翻譯,做了不少漢奸虧心事。暴死后,后人也不發達。

中國改革開發了,馬大祖上的橫財也不用雪藏了。

馬大是個好大吹財的主,成天邀三呵四吃吃喝喝。身邊豢養了的都是地痞流氓。馬大漢奸嘴臉一點不亞于他祖上的模樣。只可惜祖上做的缺德事特多,到馬大這代,只生閨女,不見巴巴。馬大想兒子接香火都快想瘋了!

話說,馬大的隔壁茍家媳婦是個貪財之婦。結婚有年未結一子。

茍家媳婦娘家是河保省中原市王家莊絕戶王獨之女,名王女。

絕戶王獨與有權因房子地基相交,為爭地界產生許多矛盾,王獨記仇在心。王獨又見有權有了傻兒接香火,自己無兒心生怨恨,卻勢力又不如人家。只能忍讓罷了!

王女見爹王獨愁苦,恨不是兒郎身,好替父報仇。王女是王獨獨女。

幾年前,王獨老婆被走村串戶的貨郎拐跑了。王獨與王女相依為命。王女從小沒有家教,王獨對王女又放任自流。王女大了,好吃又好打扮,水性得很。

話說,黑遼省的一個雞頭認識王家莊的王六。雞頭的職業就是到處尋找女子,帶到娛樂場所打豆腐為自己賺錢。

雞頭和王六有聯系,雞頭讓王六介紹獵物,自然王女就進了王六的法眼。雞頭強行奸污了王女,連蒙帶騙,上了不少手段。雞頭又以喜歡王女,用假情假意迷亂了王女的心。王女就這樣偷偷跟雞頭打豆腐去了南方。

雞頭炸干了王女的身子,掙夠了錢,轉手又把王女賣給了黑遼省馬縣的老光棍茍毛。

王女自從成了茍家媳婦,也不安分。成天打扮得花枝招展。

鄰居馬大本來就不是什么好鳥,見王女放蕩,喜不自在。馬大好色,王女好財,王女到茍家的第十天,跟馬大眉來眼去就在山后山洞里巫山云雨了起來。成了馬村奸夫淫婦的一對野鴛鴦。

有一天,馬大咳聲嘆氣,淫婦茍家媳婦了解奸夫馬大心事,知道他沒有接香火的命根,討好地說,此事不難。奸夫馬大一躍而起急問,但淫婦茍家媳婦卻不急著答,撩撥足馬大的淫欲,又云雨了一回,奸夫淫婦才嘀咕如此如此這般才完事。

不日,淫婦茍家媳婦帶領馬大幾個地痞喬裝打扮趕往河保省中原市王家莊。

話說,正好農民都去山地干活了,王家莊家家戶戶沒人。傻兒一個人在村口大槐樹下睡著了。

地痞狼仔把面包車車門梭的打開,地痞狗仔飛快驅到傻兒跟前,抱起熟睡的傻兒跳進了車,一溜煙揚長而去。

紫云和尚在黑遼省云游了半月有余,這天云游至大山里。

大山幾十里荒無人煙,紫云和尚一邊欣賞美景,一邊尋找人家。天色已漸漸褪去晚霞,遠方似有茅舍,朦朧中,參天樹木依稀映在夜霧繚繞之間,紫云和尚欣喜奔去,突然狗叫,人憤起來……

“大哥,傻兒跑了!”,狼仔道。

“怎么看的?啊!”,馬大道。

“媽逼!找不回來,我要你的小命!”,馬大恨恨罵道。

“快給我找,媽逼,都跑了四回了,還跑,這回抓住了,上腳鏈!”,馬大氣急敗壞。

“傻兒,傻兒,傻兒,我的心肝啊!”,馬大的老婆崔氏非常喜歡傻兒,哭道。

“你跑吧!大山里有狼啊!”,崔氏不無擔心。

……

這個村子十幾戶人家,星星點點般散落崗堡各處。村子叫馬村,此時的村子霧氣盤繞。紫云和尚閃躲在樹林里,屏住呼吸。不待一會兒,電筒和火把的光芒散去,人和狗的嘈雜聲不再鼎沸。

少淋寺。紫云和尚。傻兒。

徒兒,為師送你一言,色為空,空為色!戒空戒色!戒色戒空!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師傅,徒兒謹記師傅戒言,徒兒遵守就是!!!

傻兒與紫云和尚依依惜別,傻兒急急向松山山下而去,直奔人間天堂!

傻兒自馬村被紫云和尚相救,在少淋寺呆了六年,經過少淋寺的淬煉,傻兒已變成了真正的男子漢,英武逼人。

幾年前,紫云和尚多方云游打聽,找到了傻兒的家鄉——南河省交界的中原市王家莊!

該是傻兒和家人團聚的時候了,眼見遠去的徒兒,紫云和尚喃喃道,他又高興又惆悵!

馬榮是馬大的最小女兒,長得似天仙。櫻桃嘴桃花臉柳葉眉水蛇身。

別看馬榮嬌媚粉黛,讓人憐愛,實則毒蛇心腸。

自從傻兒逃跑后,馬大就把她當男孩養,走哪兒帶哪兒。

黑遼省黑地多毒蛇多,馬大教她秘訣,毒蛇怕毒人。

馬榮不信,馬大抓住毒蛇向蛇的七寸咬去,毒蛇片刻死去。

從哪開始,馬榮就好挑戰毒蛇和一切惡的動物。果然,因她殺蛇過多,毒蛇見她就逃,她身上蛇的死亡氣息讓蛇寒噤。

馬榮練出了邪膽兒,就想方設法抓蛇取樂。說也怪,毒蛇被她抓了,不但不咬她還任憑她折磨,直到扒皮刮膽而亡。

更可怕的是馬榮膽大心細。

夜路過墳場,聽到貓頭鷹叫,同路人多跑了,她則停了下來。等跑回家的人清點人數,少了馬榮。

家人急切等待時她回來了,手里抓了一只貓頭鷹寶寶。

原來,她非常喜歡貓頭鷹,在墳場聽到貓頭鷹叫聲,她循聲找去,墳西頭有顆柳樹,月光下照的貓頭鷹窩讓她怦然心動。她爬上柳樹,貓頭鷹媽媽跑了,她把貓頭鷹寶寶抓了回來。

從此,別人都不敢惹她,她成了馬村及周邊村寨的惡膽黑玫瑰!

轉眼云隱去,冬去春又回!

2006年春,馬榮已十八歲,出落得楚楚動人。這年她要高考了!

在高考前夕,她的媽媽離她而去!是喝毒藥死的,這對馬榮來說,絕對是最傷害的一擊。

她竟然沒有哭,也沒有眼淚。陪伴她的是馬村的惡少宋雞。

宋雞從小沒有人喜歡。

七歲就放火燒掉村民的茅房,八歲奸殺鄰村一只狼狗,九歲砍掉比他大四歲的男孩右手的大拇指……

他是馬村天生的惡人,陰險狡詐。

做惡時,宋雞從不承認是自己不對,也不承認是自己干的。他胡攪蠻纏把無理要變成有理。

真是壞事一筐筐,惡事數不清。

但馬榮和宋雞是一天子一朝丞,惡人惜毒人,彼此根相連。沒有伙伴玩,馬榮和宋雞卻形影不離。

這次,馬榮娘含悲而去,真正的兇手是她父親馬大,是馬大逼死了她娘崔氏!

清明的馬村烏鴉撩飛。

去世的馬榮娘就葬在馬村的高崗上。

地理先生找的陰地再好也磨不掉馬榮心頭的恨!

但馬榮恨的不是宋雞,也不是她爹,更不是村里人,而是十幾年前跑掉的傻兒。

傻兒比她大9歲,傻兒逃跑的時候,馬榮才幾歲。馬榮不知道有傻兒這個人的存在,傻兒也不一定能記住這個毒蛇似的馬榮。

馬榮懂事起就恨傻兒這個人,她要報復,要像殺毒蛇一樣玩死他。

馬榮知道她的家庭就是這個人給毀的。

從馬榮記事起,馬榮的媽媽就以淚洗面,馬榮不知道父親為什么打媽媽,后來才知道緣故,皆因媽媽放跑傻兒的過。

她父親對媽媽一天三頓打,肋骨斷了,手斷了,腳也斷了,最后在好心人的幫助下,喝下了毒藥離開了這個世界。

馬大本來讓情婦王女把傻兒搞來了,傻兒來的時候還沒有馬榮。

傻兒來了天天哭,不吃不喝,馬大動不動就打,把傻兒整天關屋子里。馬大讓地痞把守著。

可是,馬大的老婆是個善良的女人,生不了男孩經常挨馬大的摧殘。

馬大的老婆經常給傻兒好吃的。看傻兒可憐,趁地痞不注意放傻兒逃跑,可是,放了好幾回,傻兒忒小分不清東西南北,都沒有成功,最后都被抓了回來!

傻兒到了十幾歲了,趕上了紫云和尚的那天云游才逃出了魔掌。

傻兒離開了王家莊。告別了父母家人,告別了鄉親。

他要憑自己的本事闖出草根的一番天地。干出自己的事業來。

他聽說京城有個演藝拍攝基地,傻兒想,要是自己能當演員,成了明星,那該多榮光,不但掙錢孝敬父母和家人,還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娶個漂亮媳婦,生一堆兒女,想到娶漂亮媳婦,傻兒就來了精神。

傻兒剛來京城,人生地不熟的,白天偶然干干建筑工,只要有個饅頭啃就行,不干活的白天和晚上,傻兒絕對蹲演藝拍攝基地的門口。

有一天,導演從演藝拍攝基地出來了,要挑個會武術的群眾演員,戲份不多。守候的人沒有會拳腳的,傻兒翻了幾個跟頭,被導演相中了。

隨著傻兒接戲的增多,加上傻兒農民本性善良,漸漸被豐大導演看中,傻兒不但混熟了許多名演員,還成了像豐大導演們的好朋友。

傻兒接戲,不講價錢,拍的戲份哪怕只有一個鏡頭,傻兒都會全力以赴。所以,傻兒的戲也就越來越多了。

拍了幾部片子后,傻兒從小角色變成了大角,傻兒的知名度暴漲。

傻兒掙錢了,沒忘初心,給父母的老宅進行了改造。要是沒戲可拍時,他都會跟父母團聚一天。趕上麥收季節,傻兒也會趕回去,拿出農民的勁兒卯足兒干。

羨慕得四里八鄉鄉親直夸贊!

傻兒就這樣有滋有味混了幾年。除了掙錢,他還愛做公益。一天,傻兒正在幫家鄉政府做公益,接到豐大導演的電話。

“傻兒您老家事兒忙完了嗎?”

“忙完了今天掃尾了,老師您說,有啥戲給我啊!我馬上趕回京城!”傻兒實實在在道。

豐大導演坐在寬大的辦公室老板椅上,翹著二郎腿,一邊接受著美女的按摩,一邊咪著眼,享受地瞄了下站在身邊的傻兒道:

“傻兒,這次讓您演主角,是個農民工的戲,這個農民工,從個性、氣質蠻像您的,這次是個機會,制片方等都協調商量好了,讓您試試,提醒你的是,千萬別給老子演砸了啊!!!”。

“謝謝豐大導演老師的栽培,我一定不讓您老失望!!!”!傻兒知道這次戲非同小可,看豐大導演的神情就知道是個大活兒。傻兒收斂起農民散漫的本性,嚴肅而又畢恭畢敬的答道。

“劇場晚上有個聚會,有幾個實習的美女學生,都是新聞演播專業的,您參加下,看能泡上嗎?”!豐大導演滿意地接著道。

“報告老師,學生想參加,就是怕美女!”!傻兒做著鬼臉答道。

“傻樣!”!豐大導演滿意地帶著美女走了!傻兒屁兒舔地出了門,喜滋滋準備去了!

馬榮已是大二的學生了。

今天來京城名義是實習,但她是來尋找成功的捷徑的。

她和她大學的男人宋雞商量好了,為了美好的日子,他們想設個局,要尋找一個獵物。讓獵物為他倆的愛情掙錢不已、奮斗不休,直到把掌控的獵物拋棄為止。

回想這兩年來的生活,讓她幸福又憂愁。幸福的是有發小惡少即現在的男人宋雞陪伴左右,憂愁的是她們都沒有資本。

她爹馬大,好吃懶做,已花光了死人的遺產,沒有給她留一毛錢,上大學的錢還是男人宋雞家給的呢。

“老婆,您想我了嗎?”,宋雞的微信追了過來!“小樣,離別一天就受不了了?昨天不是說好找個我們的獵物嗎?”。

馬榮也想自己的小男人宋雞了。

宋雞在馬榮心目中是沒有地位的,但宋雞在十四歲就成了自己的男人,馬榮感覺還是很美好的。至少,宋雞很愛她,為了愛,宋雞還當她的面割斷自己的左手腕動脈,也是那次,她被宋雞征服了,也失去了自己的貞潔。

“獵物找到了嗎?親愛的老婆,要找一個好獵殺的又有資本的獵物啊!到時候別掌控不了就麻煩了!”宋雞不無擔心的提醒道。

“親愛的,今天我參加了著名豐大導演的晚會,還真尋到了獵物,他也叫傻兒。只是這個演員還不忒肥,剛出名,而且還是個會武術又是個低等鄉下農民。”!

“親愛的,沒事的,只要有肉而且還在長肉的獵物,我是認為這樣的獵物好掌控。非常值得圍獵,請抓住他,一定別讓他跑了!”!宋雞氣急敗壞一口氣下達了圍獵的命令。

“親愛的,他會送上門來的,今天他就對我就有電了。先冷藏他幾天,讓他瘋了再給個紅蚯蚓誘惑下他。那時他不得不追到大學里來,到時,搞定他,再查查他,是不是我們要找的那個傻兒,嗨嗨,親愛的,我們再放長線釣大魚,怎么樣!!!”!

馬榮抑制不住自己,好似報了仇般興奮,又好似榮華富貴就在眼前,讓她目眩!

“親愛的,您注意度,該下本錢的得下,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宋雞焦慮的提醒。

“小樣,您真壞,這么快就想把我送入虎口,明天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馬榮得意的撒嬌道。

傻兒高興得暈了頭,干什么都唱著河保梆子,也就那么幾句調調。傻兒喜歡大學美女的消息,連豐大導演都知道了。

“小子哎,有心上人了,是那個很漂亮的馬學生妹嗎?人家是大學生,能不能抓住得下硬功啊!”豐大導演很看好傻兒的婚事。“不過您得去一趟,去學校表明您的態度,別鮮花讓別人搶了!”

“好,好,好,還是豐大導演老師經驗多,明天我就去!”

傻兒是個實誠人,也沒談過戀愛.。

那個學生妹子真好看,水靈靈的,掐一下都能出水.。傻兒已被迷住了,豐大導演這么一說,傻兒就沒了魂了。

傻兒趕緊托關系買了飛機票,飛到了學生妹子的城市。

傻兒讓含情脈脈的馬榮接到了學校,正好學校中午飯時間到了。

馬榮領著傻兒到了學校貴賓樓餐廳包間,倆人點了滿滿一桌菜。

傻兒喝了啤酒喝白酒,馬榮也跟著喝,只是她假意喝,趁傻兒喝的迅間就倒了,結果傻兒喝得大醉。

晚上,馬榮和宋雞云雨一番后,馬榮按商量好的脫了衣服睡在傻兒的床上。

傻兒醒了已是半夜,睜眼一看跟馬榮睡在一起,馬榮還一絲不掛,嚇得傻兒腿打哆嗦。

我做事了啊!傻兒又緊張又記不起做了沒做。

您別耐賬啊,我可還是黃花閨女一個,您看,這內褲都是血呢。馬榮把抹了雞血的內褲晃給傻兒看。

你得負責,要不,以后我怎么辦?馬榮嬌滴滴道。

看馬榮把身子都給了自己,傻兒一把摟住馬榮,又是親又是表白。

傻兒一腔老家鄉音道:“您喜歡我啥?我是鄉下人,配不上您啊,我是喜歡您的,在京城的第一眼就喜歡上您了,您是神仙妹妹下凡吧!”!

馬榮竊喜,自己肚子已有宋雞的種子了,得抓住這次機會,嬌道,人家也是喜歡您嘛,不喜歡您,能把這么寶貴的身子給您!人家還是第一次呢。

馬榮又說,咱們結婚吧,您是明星,我要快點嫁給您!我怕別的美女搶了您,我已是您的女人了,都等不及了!

好好好,等我回去給爹娘報個喜,準備準備。定個吉日,我們就不分開了。傻兒高興地道,依舊一口濃濃的老家鄉音。

話說傻兒和馬榮結婚后不久。

馬榮說,老公,人家都有經紀公司,咱們也成立個吧,這樣您就做專職主演事業,我做您的后盾,免得老公分心。

傻兒自從帶馬榮在老家王家莊結婚以來,馬榮總是服服帖帖照顧有加,傻兒甚是滿意,聽馬榮這么通情達理的替他考慮,忙應道,好,就是缺個經紀人,要不讓我哥們王三過來,他懂演藝還懂經營管理。

馬榮按小男人宋雞商量好的計策行事,柔柔道,老公,我有個老鄉校友,人很老實正派,又是學演藝專業出身,在學校就開公司,還是學生會主席,管理有一套,還是讓他來幫幫您吧!別人我不放心,就用他吧,目前,他找不到合適工作,他叫宋雞,還是我的發小,我都邀請他了,這點面子不給,讓我在同學們面前多沒面子嘛!!!

傻兒聽老婆為他著想,很痛快地答應了,“好好好,寶貝,讓他來吧,剛來京城,他也沒地方住,就住在我家吧,我老出門在外,一去就是幾個月,宋雞過來除了打理公司,也好照顧下您!”

宋雞接到小蕩婦馬榮的電話很是高興,“親愛的,沒想到傻兒還真傻啊!這下真是天上掉餡兒餅呢。”

“親愛的,您真能干,明天我就趕過去,我們的計劃開始了,預祝我們的圍獵成功!預祝老婆肚肚為我們爭氣,給我生個大胖兒子!”宋雞鼓勵道。

“老婆,您得把傻兒哄高興了,讓他別生疑啊!好讓他給我們家掙錢!我不但要用傻兒的錢,睡傻兒的“老婆”,還要撒上咱光榮的種子!”宋雞得意又恨恨地道。

“放心吧,他就是我們的仇人,我在他老家見到他小時候的照片了,跟我見過的一模一樣,沒錯!”馬榮一字一牙地咬道,“哈哈,得來全不費工夫!!!”馬榮說著,一下把手中玩偶撕了個濫碎。

馬榮興奮而又焦急的等待著宋雞的到來!!!(待續)

張紹舟,師范大學古漢語文學專業,文學博士,電視臺資深編導記者、央級新聞網站總編輯。詩歌網等認證詩人。作家網等各類媒體發布詩歌散文小說等若干首(篇)。主要代表作:小說《活埋》《夜宴》,詩集《花香漫溪》等。

標簽:傻兒與李杏花小說 唐達天小說破局 小說破局 紫云 導演 雞頭 提示:按 ← → 方向鍵也可以換文章哦

前一篇:【經典散文】澄泥磨礪墨自芳 后一篇:【經典散文】在那一瞬間

山寨币交易平台_山寨币交易平台大全_山寨币交易平台排行榜-币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