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散文】我的親娘(長篇小說節選) 午休小說網 愛欲親娘

燕熙

分享人:燕熙

2016-06-06 | 閱讀:手機版

李文旺

夏天的一個晚上,潘富貴在主持一個斗爭大會。

潘富貴清了清嗓子,和往常一樣拿腔拿調起來:“下面我宣布,開批斗大會了。”

有一個潘富貴的跟屁蟲還鼓起掌來了。潘富貴假裝謙虛地按了按手,說:“這樣,我們每一個人都說說對于潘韓念的看法,當然都要帶著批判的觀點去說。”

潘韓念是琵琶州大隊的右派,舊社會曾經當過幾年國民黨的獄警。

一個個社員都說了對于潘韓念的看法,雖然開頭的話都輕描淡寫,但是,最后,沒有一個人不說要把潘韓念批倒斗臭。輪到何牡丹說話。她整理了一下衣服,顯出很尷尬的樣子,說:“本來,這個會議都是男社員來開的,大家知道,我家男人去南昌帶我女兒看病去了。既然是這樣,我就不說了吧。”

潘富貴說:“既然來了,怎么能不說話呢,最起碼要表個態吧。”

何牡丹說:“要說,這潘韓念當國民黨(舊政府)的獄警,那是不假,他肯定做過壞事,可要我說,像上次那樣對他進行武斗,我是不同意的,為什么呢?因為大家都知道,潘韓念也做過一些好事,大家說對不對啊?”

潘韓念是潘村人,可以說,他的歷史對于潘村人來說,根本不是什么秘密。是啊,就是這個潘韓念,在當國民黨的獄警的時候,曾經做了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他曾經給獄中的方志敏傳遞過文稿,方志敏在獄中寫下了《清貧》和《可愛的中國》等等大量的文稿,就是通過獄警和看守一次次地傳遞出來的。這里邊,潘韓念功不可沒,因為他不但參與過傳遞文稿,而且,他是傳遞文稿的幾個人里邊的骨干。

可是,何牡丹原來以為她說出這事情以后,會得到大多數社員的贊同,至少不會鴉雀無聲。可是,她錯了。當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社員們竟然沒有一個響應的。

何牡丹認準的事情,就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盡管沒人鼓掌,甚至連一個點頭的也沒有,但是,她覺得事實就是事實,容不得人們更改。她接著說:“說實話,潘韓念和我家非親非故,可是,說話得憑良心,他這幾年,已經受到過一些批斗,我有時候看著,心里覺得有些過分………”潘富貴聽到這話,很不舒服地大聲咳嗽了一聲。與其說這是咳嗽,還不如那是一聲斷喝,畢竟他的聲音很大,世界上恐怕都很少有這么大聲的咳嗽。何牡丹的話被潘富貴奇怪的表示給打斷了,她在想:自己的話還要不要說下去?

潘富貴萬萬沒有想到,許多男社員都不敢提出的看法,這何牡丹竟然就這么毫無顧忌地說出來了。潘富貴想:這何牡丹是怎么了?難道她是瘋了嗎?她一個女人家,平時連一只雞都不敢宰的人,在村里也是一向是善良的,怎么,今天竟然說出這樣大逆不道的話來。潘富貴用冷冷的眼觀緊緊盯著何牡丹,那意思是說:你再敢胡言亂語,小心著點。

何牡丹雖然是個善良的人,可是,她也是個倔強的人。本來,潘富貴的那一聲奇特的咳嗽,就已經讓她十分討厭,可是,她想:潘富貴好歹是大隊干部,在村里他可是說一不二的人啊,對于他干涉自己的發言,她本來是沒有也不敢有什么意見的。可是,潘富貴那緊緊盯著她的眼神,讓她不能忍受,她的倔脾氣上來了:你大隊干部怎么了,你要是公社干部,要是縣上干部,還不得吃人?我何牡丹一不偷二不搶,好歹我還是一個軍屬,我家男人還是貧下中農代表,我不就是說說話嗎?說話也犯法了?再說,本來我還不想說,是你,就是你潘富貴硬要我說的,我怕什么?于是,何牡丹接著說:“真的,以前的事情過去也就過去了,要是以后還是這樣批斗他,我是有看法的。潘韓念在村里的表現誰不熟悉啊,他其實是一個很老實的人,再說,他還做過好事啊。當然,我不是說過去的批判是不對的,我是想說,是不是看在他做過一些好事的份上,以后對潘韓念的批斗………”

潘富貴蠻橫地打斷了何牡丹是發言,說:“何牡丹,你說這個是要負責任的,你要弄清楚階級斗爭的新動向,不要在這里胡說八道。”何牡丹也氣不打一處來,說:“你到底是讓我說話還是不讓我說話啊。我本來不想說,你非要我說不可,現在說了,你卻總是干涉我。”

潘富貴說:“是的,我是要干涉你的,我還是大隊干部吧,我不但要干涉你,要不是看在你家是軍屬的份上,我到上面去告狀,你很危險的。”

何牡丹冷笑了兩聲,說:“你告狀?我一不犯法,二不做虧心事,你告我什么狀啊?”

潘富貴覺得這何牡丹太囂張了,一個女社員,竟然當著這么多社員的面,和他這個大隊干部頂撞起來,這個平時比兔子還溫馴的女人,真看不出來有這么多道道,今天,再不給她一點眼色看看,她也不知道馬王爺長幾只眼,于是,潘富貴氣急敗壞地說:“你,你,你這個頑固分子!你是不是和潘韓念有什么說不清的事情啊?”

這話一說出口,何牡丹的臉色已經氣成了豬肝色了。許多參加會議的社員也覺得潘富貴的話太過分了,大家議論紛紛,都在指摘潘富貴這干部簡直是放屁,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事實上,在潘村,沒有人不知道何牡丹是一個十分遵守婦道的人。有一次,社員們三三兩兩地到棉花地里摘棉花,一個社員看她長得很美,趁著在棉花地里的隱蔽,竟然對她動手動腳,被何牡丹狠狠地打了一個耳光。今天,這個大隊干部,村里生產隊長,竟然滿嘴噴糞地說出這樣的話來,讓那些對何牡丹有好感的人很是不平。

何牡丹說:“你再說一遍?!”潘富貴簡直驚呆了,這個女人,今天一定是瘋了,她和平時的表現簡直判若兩人啊。再說一遍就再說一遍,難道我這個大隊干部還怕你這個社員?要不是古話說:“好男不跟女斗”,我今天非打你一嘴巴不可。就你?就你一個社員?一個女社員?你還能威脅我?那我這個大隊干部以后說話還算話嗎?哼哼!

潘富貴越想越氣,他大喝一聲:“你,你是不是和潘韓念有什么不正當的關系啊?”

何牡丹沖上去掄起巴掌就要給這個家伙一個大嘴巴,可是,在她身邊的社員都知道潘富貴不是一個省油的燈,要是惹上這個惡棍,準沒有好果子吃的。于是,幾個社員奮力沖上去死死地拉著何牡丹。何牡丹被社員拉住了,可是她已經氣憤已極。她想到自己這個軍屬支持國家的征兵工作,支持國家的上山下鄉運動,什么事情都不落后,今天,也沒有做什么啊,只不過是替人說了兩句話,自己的話是憑良心的啊,沒有歪曲基本是事實啊!想不到,卻遇上這個么大隊干部?這還是干部嗎?這不是一個惡棍加流氓嗎?何牡丹傷心極了,她蹲在地下,嗚嗚地哭起來了。

也許這嗚嗚的哭聲多少讓潘富貴動了一些惻隱之心,不然的話,潘富貴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他一定會好好教訓這個敢于頂撞自己的社員,甚至會給她開批斗會。

標簽:午休小說網 愛欲親娘 長篇小說 阮陳恩靜小說全文長篇 牡丹 社員 干部 提示:按 ← → 方向鍵也可以換文章哦

前一篇:【經典散文】當愛情經過的時候 后一篇:【經典散文】情至深處淚兩行

山寨币交易平台_山寨币交易平台大全_山寨币交易平台排行榜-币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