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隨筆】論妖、法、道的成因 這是

九空間

分享人:九空間

2020-03-22 | 閱讀:手機版

   
打開微信“掃一掃”,網頁打開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看《閱微草堂筆記》里面有諸多的畫妖等作品,如《畫猿》、《畫妖》、《美人畫》等,頗覺得神異。本來就一幅畫作,也沒有生命骨血如何能夠化出形體,還能移動說話與人交談呢?這些妖物雖然不會對人們產生什么影響害處,但總歸跳出常人思維和邏輯,應歸為異類。細細思考覺得這些畫作可能是作者花費了巨大的心血去完成的,作品傾注了作者無數的精力,與作者的精氣交互凝結而成,所以加以時日便煉化成形成為有靈氣的妖類。如此來說,那么自古以來的許多咒語以及大法師們的法力能夠作用于人和事,起到相應的作用就不足為奇了。由于這些咒語或法師的法力是由于人們的精氣凝結,加以潛心修煉就能夠為意所驅使,從而發揮出它們的效果了。這樣也就懂得了李忠軒等老人為什么更愿意把《形意》的功法稱為道法的原理了。《形意拳》更強調練功者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自己去領悟去感覺去體會,大概也是為了加強精氣的凝化作用。而《形意劍》則是完全強調精氣意念的凝結作用了,一種劍法無招無形,全憑練者自己的心意去感覺去覺悟,這也就是道法修煉的秘境了。

后附?:《畫猿》、《畫妖》、《美人畫》

?畫猿

父親的前妻安太夫人家中有間小書室,睡在這書房中的人,半夜睜開眼看時,看到墻上仿佛有火光,像點著的香頭,仔細再看,就什么也沒有了。時間一久,火光逐漸大起來,聽到有人的聲音,才慢慢熄滅。過了幾年,仔細觀看時,火光竟然不熄滅。原來,墻上掛著一幅猿猴的畫像,火光是從猿猴的眼睛里發出來的。大家都說:“這幅畫真寶貴啊!”外祖安老先生(名國維,不知道他的名號。現在安家人丁稀少,已經沒有人可問了。)說:“這是妖怪,有什么可寶貴的呢!蛇小時不殺掉,變成大蛇就沒辦法了,更不知今后會變成什么妖怪!”就把畫像燒了,也沒有其他的怪異。

畫妖

霍養仲說:有個歷史悠久的家族,在墻上懸掛了一幅《仙女騎鹿圖》。落款是趙仲穆的名字,不知是否是他的真跡(仲穆名趙雍,是趙松雪的兒子)。每當屋子里沒人的時候,畫中人就沿著墻壁走動起來,象是走馬燈的情景。有一天,人們預先用長繩系在畫軸上,埋伏下等候。等到畫中人走得遠一點時,趕快把畫軸拽出屋子,畫中人只好將形象附在墻壁上,彩色還很鮮艷。過了一會兒,色彩漸漸變淡,漸漸變無,過了半天連輪廊也沒有了。人們懷疑它消散了。我過去總認為畫上的東西既沒有質地,也沒有精氣,說它能通靈幻化,似乎不可能。古書記載的那些畫妖,我懷疑都是有妖怪借圖畫形象來現形而已。后來看林登的《博物志》,記載北魏的元兆,抓住了云門黃花寺的畫妖,元兆責問它說:“你本來是空虛的,是畫出來的東西,怎會有你這種妖怪的體形呢?”畫妖回答說:“形象以畫為根本,畫是為了摹寫真實的,真實的形象有所感示,便會有神靈。何況在所畫的圖畫上面,精靈有具體事物依靠憑借就可以通靈。這就是我得到生活真實形象的感召,終于幻化成妖怪的原因。能夠感通,并由感通而幻化出形跡的原因。我實在是有罪的…等等。”這種說法似乎有道理啊。

美人畫

田白巖說:有個書生租僧房居住,看見墻壁上掛著一幅美人畫,面目如同生人,衣服皺褶飄拂瀟灑,好像會動似的。書生說:“大師不怕干擾修禪的心思嗎?”僧人說:“這是天女散花圖,是木雕畫,在這寺院里一百多年了,我也沒有功夫細看。”一天晚上,書生在燈光下注視這幅畫,看見畫中的美人仿佛凸起一二寸高。書生說:“這是西洋畫,所以看起來好像有高低凹凸,哪里是木雕畫呢?”畫中美人忽然講話,說:“這是我想要出來,你不要驚訝。”書生性格一向剛強正直,就大聲罵道:“什么妖魔鬼怪,竟敢來迷惑我!”馬上抓起畫軸,想湊到燈上燒掉。畫軸里發出嘮嘮叨叨的哭聲,說:“我修煉快要成功了,一旦燒掉,我就會形消神散,以前的功力都付給流水了。懇求你可憐我,我會永遠感激的。”僧人聽到吵鬧聲,趕快來察看。書生就把這件事講出來。僧人忽然醒悟說:“我的弟子住在這間屋子里,生病而死,這不就是你的原故嗎?”畫里沒有聲音回答,過了一會兒,才說:“佛門包容廣大,有什么不能寬容呢?和尚是慈悲心腸,應該拯救超度我。”書生憤怒地說:“你已經殺死一個人了,今天再放了你,更不知還要殺幾個人。可惜一個妖怪的性命,就會害了無數的人命。小慈悲是大慈悲的禍害,大師切勿可惜她!”就把畫軸拋到火爐中。煙火一冒出來,血腥的氣味布滿房間,大家疑心這妖怪殺死的不止一個僧人了。后來到了晚上,有時還聽到嚶嚶的哭泣聲。書生說:“妖怪剩余的氣息還沒有散盡,恐怕時間長了會再凝聚成形體。破滅陰邪氣息,只有用陽剛之氣。”書生就買來成串的鞭炮十幾掛(京城稱為火鞭),把引信結在一起,一聽到妖怪的聲音就點燃鞭炮,一時像炸雷似的呯嘭大響,窗門都震動起來,從此妖怪聲就沒有了。消除邪惡一定要從根子上消滅干凈,書生就是這樣做的。

轉載請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ztchian.net.cn/essays/66/661735.html

標簽:這是 過了 一幅 提示:按 ← → 方向鍵也可以換文章哦

前一篇:【雜文評論】鳥的王國 后一篇:【散文隨筆】孤獨又一天

山寨币交易平台_山寨币交易平台大全_山寨币交易平台排行榜-币圈子